我国的人均拥车量近年来有所提高,加上汽车的普遍性能也越来越好,在道路上发生各类型意外的机率也正在提高,因此行车记录器显得越来越重要,毕竟一旦发生意外后,行车记录器所拍到的事发经过就是用来向执法单位甚至是法庭进行举证的最佳工具。

本地英文媒体《The Sun》最近就引述大马伊斯兰理科大学(USIM)讲师Muzaffar Syah Mallow的一封公开信内容,呼吁政府强制所有汽车安装行车记录器以作为意外投报和法律诉讼时的举证工具。

根据Muzaffar在公开信里的说法,我国的1950年证据法令阐明,涉案方皆需要向承审法庭提交所需要的证据,无论是口头上的证据抑或是实体证据,而各种物体或协议都可能被视为是法庭上的证据,因此行车记录器所拍到的影片是可以被视为证据之一,只要法庭提出相关的要求,无论是在刑事法庭或民事法庭。

Muzaffar也认为,行车记录器的意义不仅在于记录下案发过程的经过并进行举证,其实也有助于协助警方侦办其它方面的罪案如其它司机涉及的交通犯规事故,或是刚巧遇上并拍到的其它类型罪案(如掠夺、抢劫、偷窃、掳人等),行车记录器的影片也能协助警方侦破这些案件,同时车主也能透过事后播放行车记录器的影片来检讨自身的驾驶习惯。

早在2019年,大马道路安全研究院(MIROS)就已经表示行车记录器的普及化对于提升道路安全课题来说是一个正面的现象,因此MIROS也支持本地车主们在本身的汽车上安装行车记录器并随时进行摄影以备不时之需。

目前市面上的行车记录器品牌与种类繁多,同时价格也越来越亲民,不仅能够通过汽车改装店的实体店面购买,同时也能透过各家网络平台以更便宜的价格买得到,一些行车记录器的价格甚至只需一两百令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