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一份调查报告显示,在巴生谷,也就是雪隆区内开车上班的人士当中,有高达87.3%为单独驾驶,这项数据让巴生谷成为了全球单独开车上班率最高的地区,也表证了巴生谷驾驶人士最不愿共车的另一面。

《东方日报》引述治理和政治研究中心(Cent-GPS)的调查报道称,巴生谷大部分开车上班的人士都没有共乘和分担车资的习惯,一般都是单独开车上下班。

有关调查一共向4,689人进行了访问,他们都是在早上车流量高峰期从Ampang、Seri Kembangan、Sungai Buloh,以及Petaling Jaya开车前往上班的工作人士。调查发现,只有11.6%的驾驶人士与1名乘客共车,另0.9%与2名乘客共车。

YOKOHAMA, Japan (Jan. 3, 2017) – Nissan unveiled research today that will enable vehicles to interpret signals from the driver’s brain, redefining how people interact with their cars. The company’s Brain-to-Vehicle, or B2V, technology promises to speed up reaction times for drivers and will lead to cars that keep adapting to make driving more enjoyable.

当然,这份调查并不涵盖电召车司机和乘客,调查显示上班族的经济允许开车上班,因此他们宁愿支付过路费和燃油费,也不愿支付公交费。该研究中心认为,最能影响单独开车上班率的因素是开车所需的成本,而因为大马的开车成本相当实惠,因此不足以鼓励人们共车或选择使用公交。

此外,该调查报告还显示,单独开车上班的驾驶人士其中一个理由是公交系统依然不方便;另一些人则表示,捷运或地铁站的停车费用与工作场所的停车的费用相同。

“即便单独开车需要自行承担燃油费及过路费等成本,但这并不比需要承受坐在车里听同事埋怨老板的代价来得高,而且他们也可以享受个人空间及播放喜欢的音乐。甚至有一些单独开车的驾驶人士埋怨同事迟醒导致他们因共车上班而迟到。”

该研究中心也表示,若政府提高开车过路费及燃油费的话,B40低收入群体将受到最大冲击,这将逼使独自开车成为富裕人家的奢侈习惯。尽管如此,该中心促请政府不要一昧废除过路费或继续提供燃油补贴,即便是降低过路费也意味我国的社会正在开倒车,因提高驾车成本被视为一种开始管理及减少公路上的汽车数量。

该中心指出,全球正在共同应对气候变化带来的挑战,现在的行动将会决定未来10年的生计,因此现在必须采取一些措施,即便不受欢迎或阵痛,但为了下一代的未来及更大的利益,却必须要去做。

根据该中心的数据,美国在2018年的全国单独开车上班率为66%,另外34%为共车;西班牙则有约56%上班族单独开车上下班,另外44%共车或乘坐公共交通工具;而在比利时,单独开车上班率以每年5%的速度下降,现时只占30%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