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前我们曾报道,因为芯片供应失衡,导致全球多家车企被迫减少或停产新车【点击这里翻阅】,这可能是普通人不太会留意的新闻,但却是汽车产业的大新闻,因为这是继新冠状肺炎疫情之后,全球车企再一次面临的重大危机,这一幕甚至是汽车业史上头一遭的“缺芯”危机!

要知道,除了3C产品以外,芯片在现代汽车中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也是汽车供应链不可忽视的一环,在当前芯片短缺的背景下,国际芯片巨头率先抬价,以致造车成本提高,部分车企甚至面临停产、减产的窘境,影响深远。

汽车业“缺芯”危机其实早在去年12月初已爆发,当前诸如Volkswagen、Ford、Toyota、Nissan、Honda、Subaru等车企已首当其冲。据悉,为了保证更高的利益,不少车企已做出了弃车保帅的决策。

传闻指Daimler将有限的芯片供应,优先提供给生产Mercedes-Benz S-Class等车型,以此带来更高利润率;Volkswagen集团也采取了类似的措施来应对今次的危机,确保芯片能优先供应Porsche旗下车型,以及Skoda新推出的纯电动SUV。

今天还有消息传出,由于目前求购芯片的供应商和车企太多,一众芯片制造商为了进一步平衡需求上涨和产能不足带来的压力,决定把车规芯片价格提升10%-20%。

另一方面,海外媒体引述独立资产研究公司Bernstein Research的报告称,由于2021年全球范围内的汽车芯片短缺,预计将造成200万至450万辆汽车产量的减少,这相当于近十年以来全球汽车年产量的近5%;此外,也有专家表示,汽车芯片的短缺对于汽车产业的影响仍将持续半年甚至三个季度。

为什么会爆发“缺芯”危机?

首先,芯片之所以会供应失衡很大程度和新冠状肺炎疫情有关。由于疫情在全球爆发,去年大部分芯片供应商都降低产能或暂停工厂,再加上对车市的预测偏悲观,作为以订单情况来规划产能的半导体制造商,在没有接到足够订单的情况下,也主动降低了产能。

此外,由于疫情期间人们居家办公,市场对智能手机、电脑、家电等所使用芯片的需求增加,半导体芯片公司于是纷纷将生产重心转向了消费电子产品领域,而当汽车制造商陆续开始复产复工后,半导体芯片却无法及时的提供充足的供应,进而导致了眼下汽车产业面临的困境。

再者,在本次芯片危机中紧缺的并不是什么高端芯片,而是成本较为低廉,但在汽车领域应用得相当多的8寸晶圆,由于这一类的芯片多数是已经成熟稳定的工艺,以致芯片制造商不愿意再做过多的投资。

作为全球最大的车载芯片制造商,Infineon和NXP Semiconductors从去年夏季起便开始大幅度提升产能,但受限于更上游的,以台湾积电、联电,以及GlobalFoundries为代表的晶圆厂产能限制,Infineon和NXP Semiconductors的增产也无法填补全球车载芯片的缺口。


图摘自智东西

汽车芯片的功能是什么?

汽车芯片可以说是汽车的大脑,所以说汽车缺芯无异于无脑。根据网络资料,汽车半导体按种类可分为功能芯片MCU (Microcontroller Unit)、功率半导体(IGBT 、MOSFET等)、传感器及其他。在传统燃油汽车中,MCU价值量占比最高,为23%;在纯电动汽车中,MCU占比仅次于功率半导体,为11%。

芯片在汽车领域的用途非常广泛,随着智能化、网联化、电动化的发展,汽车各电子系统中越来越多地应用了大量半导体元器件,如模拟器件、MCU、存储器、功率器件、传感器等。

简单来说,除了常见的多媒体信息娱乐系统、智能钥匙和自动停车系统外,芯片还广泛应用在汽车引擎和变速箱控制系统、安全气囊、驾驶辅助系统、电动助力转向、ABS、电子稳定控制系统、行人保护、胎压控制、电动车窗、灯光控制、空调系统、座椅调节系统中,堪称汽车的神经。

其实早在二十多年前,汽车就进入了电控时代,要知道,电子功能在大多数情况下是不能直接对汽车进行控制的,而是需要通过各种各样的芯片,对汽车发出指令,然后才会采取相应的动作。其中,我们所熟知的电子控制单元(ECU),就是用目前最为紧缺的8寸晶圆打造而来的。

ECU俗称行车电脑,它就像是汽车的核心大脑,引擎、自排变速箱、ABS防抱死系统、四驱系统、安全气囊、电动座椅等各种我们肉眼可见的配置都是由它在幕后操纵。

此外,由于传统汽车的功能芯片仅适用于引擎控制、电池管理等局部功能,并无法满足高数据量的智能驾驶相关运算,近年来,随着智能驾驶辅助系统的普及化,全球芯片巨头纷纷进军汽车产业,推出具备AI计算能力的主控芯片。

因为主控芯片巨头具有较强的AI计算优势,功能芯片厂商具有丰富的汽车产业链经验,两大阵营之间兼并收购及联盟合作频传,如Nvidia已与全球370多家整车厂、一级供应商达成合作;Intel收购Mobileye进军汽车产业等。